读书吧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趁着白月光没出名,忽悠她当老婆在线阅读 - 第六章、我们清清白白

第六章、我们清清白白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真的,在歌词方面我真的略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淮安连忙开口,夏槿禾的样子像是在爆发边缘,得赶紧稳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槿禾没好气的瞪着沈淮安,刚才那一瞬间她感觉沈淮安已经偷看过她的稿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沈淮安是不是开玩笑,夏槿禾还是看得出来的,沈淮安要是敢忽悠,她会毫不犹豫的给他打成猪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辅导员要求是偏古风,得押韵,歌词整体情景交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年唯一过稿的就是隔壁的那个赵艺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夏槿禾顿了顿,感觉一提到赵艺涵她的拳头就会变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我的死对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沈淮安脑袋都大了,把他当沙包丢过去?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让他被群殴,继而嘲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真姬霸狠呀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还怂恿我过去,不带这么坑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忘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夏槿禾脸一红,低头继续拉吉他背包的拉链,心里默默嘿嘿笑,她又不认识你,而且你脸皮这么厚,他们不一定拿你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算你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淮安口袋里拳头攥的梆硬,他忽然想到一个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槿禾要不咱们赌一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槿禾来了兴趣,她的胜负欲可强着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你写一首歌,如果合格你cos六花并念中二台词给我听,如果不合格以后不管在哪里碰到你我都喊你夏禾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淮安兴冲冲的开口,偷瞥一眼夏槿禾的娇躯,她cos六花一定好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得加条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槿禾尽管不认为沈淮安能写出合格的歌词,可不平等的条件她坚决不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条件?出卖肉体的我可不干。”沈淮安装作害怕的后退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……谁稀罕你的肉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槿禾一脸嫌弃,这家伙虽然长得还算过去,可长期宅在家,脸色呈现不健康的白,像写着一个大字——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输了你得承包出租屋三个月的卫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这?沈淮安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淮安一口答应,自信的笑容,这让夏槿禾眉头一挑,感觉有种上贼船的感觉,不过她还是不相信沈淮安可以写出合格的歌词。

        音乐系的女生很早之前就请过文学专业的学长出马作词,结果全部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你有文学知识,不代表能写出优美的歌词歌或文学作品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沈淮安能写出来,cos小鸟六花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她也只跟沈淮安熟,给他看看又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练歌不喜欢有其他声音,沈淮安你最好安静一点。”夏槿禾亮出小虎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就算你唱得五音不全,我也不会笑你的,我受过专业训练的。”沈淮安摊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再废话,我就给你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槿禾粉拳紧握,沈淮安是真的气人,难道不知道她的声音是音乐系最好的听的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还记得去年晚会结束后,辅导员单独跟她讲,只要她能拿到或者写出合适的歌,必定可以成名,秒杀外面大部分牛鬼蛇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合适的歌谈何容易,市面上一首好词曲一经出现,必定会被当红的头部歌手花大代价购买,根本轮不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偶尔一两首好听成名的,还是原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天赋也是很多人可望不可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总之,就是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淮安嘀咕一声,不再说话,开始在脑海中思索,有哪一首歌是适合现在的夏槿禾而且还不显得突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淮安思索的时候,夏槿禾抱着吉他开始唱起来,是一首沈淮安没有听过的歌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槿禾的声音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温软,甜美中似娟娟流水淌过心头,音色若大珠小珠落玉盘,让沈淮安忍不住杵着脑袋倾听,仿佛置身于二月天的草长莺飞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阳光自窗扉倾泻下来,落在夏槿禾精致的侧脸上,长长的睫毛像小刷子一般轻轻扇动,连带着天籁的声音,仿佛让光拥有了质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淮安打量着这没得不可思议的一幕,越看越喜欢,越发坚定要忽悠夏槿禾当老婆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,夏槿禾皱着眉头放下手中的吉他,练歌之中被打扰是一件让人火气很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开门。”沈淮安有些不爽的起身,打扰他看美少女,就算此时进来的是辅导员他高低也得怼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练歌室不允许随便敲门,这是共识,很容易打断别人的灵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断人灵感如同杀人父母,是一件很容易结仇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淮安打开门,映入眼前的是一个染着紫色头发,穿着jk短裙,胸围很傲人的音乐系女学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带着琥珀色美瞳的双眼正诧异的打量着沈淮安,似乎是好奇夏槿禾练歌室为什么会出现一个阳光开朗大男孩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夏槿禾的男朋友?她眼睛忽然亮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夏校花打着练歌的名号,却是在和男朋友约会,让我想想,要是我说出去,会有多少人心碎,会有多少人放弃对你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赵艺涵你出门左拐,那里有一个窗户,我不介意你大声喊。”夏槿禾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很讨厌你这幅淡定的样子哎,一男一女独处一室,总归会发生点什么吧,即便没有,别人会这样想的。”赵艺涵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大一入学,她就被夏槿禾压上一头,即便她有一首原创歌曲依旧没用,校园里面粉丝最多的,依旧是夏槿禾。

        对方的相貌和性格对于那些男生来说是必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让她格外不爽,无时无刻不想给夏槿禾一记痛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尽管出去宣传,对我来说有影响吗?你别忘了,你嫉妒我有的东西从来不是我刻意想有的。”夏槿禾面无表情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等着,我回去就发校园论坛上,看你到时候还有没有这么镇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赵艺涵听到这句话,当场整个人都难受住了,一张脸气得通红,恨不得招呼身边两个女伴上去教训夏槿禾一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记得把我拍帅一点哈,我们清清白白的,你上传论坛也没用。”沈淮安补上一句道,顺带站在夏槿禾身前,示意对方拍照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沈淮安的举动,赵艺涵若有所思,没有继续抓这茬事不放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坦坦白白的样子,确实不像是男女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今天来是有事的,眼下发现夏槿禾带着男生,只能算是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夏槿禾后天晚会你敢不敢跟我赌歌!?”赵艺涵看着眼前油盐不进的两人,咬着嘴唇道。